您当前的位置:欢乐生肖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中国医疗界将迎来一次大洗牌!


时间:2019-06-25 17:55:32  来源:  作者:

 

“中国的资本、医疗机构(包括体制内外),特别是几百万医生,需要经历一次大的阵痛、颠覆、变革、洗脑,中国医疗的新格局才可能重新构建。很多志怀高远,欲冲出体制,以实现人生价值的创业医生更是要解放思想,重铸自我,涅槃重生。必须要把所有的路都堵死,就留一条路:走向市场!”2018年初,《看医界》专访北京陆道培血液病医院执行院长李定纲教授时,李教授语出惊人。

作为民营医疗机构管理者,李定纲教授在中国医疗改革进程中探索出的经验得失,及医生解放、民营医疗发展的困境与机遇方面有着深刻、独到的见解,在此与读者分享。

成熟型医生创业的成功率低于5%!

近年来,在国家政策的持续鼓励以及医界探索者的带动下,中国迎来了医生走向市场潮。对此,李定纲表示,中国医疗行业的改革开放时代来了,医生冲出体制创新创业已经从暗流涌动,转至今天的波澜起伏、渐成趋势了。

但与此同时,李定纲对于医生创业潮也表示了担忧:市场是一片汪洋大海,但不少医生连游泳都不会,怎么到大海里去畅游?而真正能够成功游到彼岸活下来发展的将是极少数。

那么医生创业的成功率大概有多少呢?李定纲表示,即使是今天医疗市场经济较为发达的南方,即使是医生创业的正规军(20年以上大三甲医院临床经验,具有一定管理经验),这些成熟性的医疗人才创业的成功率可能5%都难达到。

谈及原因,李定纲坦言,“医生是精英群体,医学院毕业,很多医生都是硕士、博士。但聪明的人并不一定能够下海、驾船、并驶到彼岸。一旦上了船,连舵都不懂怎么使,尤其是对于市场的基本知识几乎接近于零。因为70年来,一个原本是‘社会人’,并以自由执业为特色的医生群体已经消失了。70年,应该至少有两至三代体制内的医生已不知市场为何物,这一去市场化基因的蜕变与经济活动能力的失传承,将是当前整个创业医生群体面临的空前挑战。”

“医生能不能办医,能不能成功,取决于其在市场里的生存能力。改革开放至今已近40年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已经建立,各行各业都已走向市场。但医疗在这40年里基本未动,依旧是体制内的计划经济市场。而体制内的医生已经习惯了铁饭碗的生活方式,有水,有鱼食,不愁吃喝,好不乐哉。而一旦医生进入市场,则变化将地覆天翻。说市场如战场一点不为过,但平民医生与战场战士的角色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群体。医生进市场必须要接受培训,经历洗礼,要懂得适应政策的变化,价格的变动,以及如何做市场的定位、策划、运作、品牌的打造等……而这些市场的基本能力则恰恰都是目前中国医生们所欠缺的。”

“所以说,现在一些医生有一颗噗噗跳动、热血沸腾的、想走向市场的心,但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李定纲表示,公立三甲医院科主任从心动到行动,办医生集团,办诊所,办医院,这是和国际与时代的接轨,是一次顺应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回归,是历史的必然趋势。也正是医生创业的激情冲动与探索实践,在未来20-30年,必将改写中国的医疗格局。

因此,李定纲院长对于《看医界》传媒旗下的医生创业培训平台——医森商学院的医生创业培训表示认可,并呼吁中国医生的创业亟待启蒙教育,不然可能要走不少弯路,多踏不少泥坑。

民营医院潮:将死掉一大批,留下些精华!

谈及目前中国民营医疗发展的困境,李定纲表示,群龙不可无首,三军不可无帅。中国民营医疗当前最缺优秀的管理者。长达70年医疗体制的去市场化历史,使民营医疗发展正在经历一个无智慧资源可承,无市场战略可思,无管理理念可行的“断代之痛”的必然过程。

“一些公立医院院长在公立医院时可谓如鱼得水,而一旦离开公立医院到私立医院掌舵,往往是苦不堪言,败绩累累。非但大智慧不见,连小思路都稀缺,为什么?因为他们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私立医院管理的基因,断代了!这道理很简单,如果我们圈养老虎,圈内近亲繁殖三代,三代后将老虎放归山林,这种断代基因的老虎能在野外生存下去吗?”

这样的状况原因何在呢?李定纲表示,目前公立医院的管理者本身就不是职业化的医院经理人,更谈不上有丰富成熟的医疗市场经验,其成长过程在体制内,考核评价与任命行政都是组织部门决定的。而中层科主任一级的医生手中均无人财物权,没有参与行政决策的权利,而一般普通医生就只有技术了。

据了解,目前中国基本上每一天开业5-6家民营医院,但在李定纲看来,这些医院基本上都败在了市场上,尽见院堂空空,门可罗雀,开了五家死三家。

他坦言,现在民营医院数量是增加了,但床位、服务量、手术、收入都没怎么增加,这就是问题了。主要是领军人才稀缺,千军好借,一将难求。需要张强、万峰这样的三甲医院专家把在体制内培育成功的体系在民营医院进行复制。目前大多数医生还是不能理解自己要成为社会人,自由执业的人,而是习惯了体制,甘愿做一辈子“单位人”。

“民营医院要从补充角色转变到与公立医院形成竞争格局,我认为还需要至少五到十年的时间。未来会和西方发达国家接轨,最好的医院、医学院,会有一批是民营的。民营医院会成熟起来,如果成熟的都没有,只能说明还是处于早期,到了成长期会快速爆发,死掉一大批,留下一点点,但的确是精华留下来了。”

关于民营医疗的发展机遇,李定纲表示,民营医院将从专科突破,一些有刚性需求、有市场的领域,比如白内障手术往往基层医院做不了或做不好,这无疑就给了连锁眼科医院发展的好机会,一些日间手术的可复制性就比较强。另外,随着放开二胎,对于妇儿、产科病床等缺口可谓巨大,民营可以趁虚而入。这些机遇是可遇不可求的,也是差异化的竞争优势所在。

李定纲表示,民营医院要发展,必须要有完善的支付体系保障。民营医院必须力争医保支付体系的“平等待遇”,也要注重商保和国际保险市场的开发。因此建议,如果搞民营医院创业、创新的话,观念应该向商业保险等市场寻求机会,因为商保体系对先进的技术、创新的材料与新药等常可支付覆盖,而医保是不支持的。未来很多民营医院将在差异化、规模化、精细化、国际化等各个方向发展自身的业务领域。没有完善的支付体系保障,民营医院的发展将是不可持续的。

“如果还与医保纠缠、就麻烦了。因此,必须跳出医保的思维和框架,因为医保是一个低水平的支付体系。如果跳不出来,就只能是低水平的思维和行为了。”

资本跨界投医疗,学费必须交!

不仅如此,在李定纲看来,医院是一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投资。而很多资本跨界搞医疗,但并不懂医疗。目前不少资本都激情冲动地进场了,当然,不用政府花钱来办医,是好事,但估计多是广种薄收,甚至是颗粒无收。

李定纲表示,很多投资人、企业都是跨行业的,他们的优势是懂市场,懂经济规律,但不懂医疗,更不懂医生。“目前的大型医疗资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太自信,太自负了!认为资本可以主导一切,似乎可以无需尊重医疗的规律、产业的规律,不必尊重医生这个医疗与医改的主体了。如果自己不懂,是可以借外脑,用智囊的,尽管国内尚缺少医疗投资的优质智囊。但切不可认为去找几个公立医院院长、专家,甚至国外的咨询公司就可以搞定一切了。事实上,这种思维与行为很难建设好民营医院。这也是处在断代之痛时代的一种无奈。必须在医疗资本市场的培育期里,让热情无知的资本在误区中徘徊再徘徊,可以希望少付学费,但是不能不付。”

“由于优质的医生资源95%左右都在体制内,体制外不足5%,甚至只有1-3%,于是资本、企业就把目光瞄准了体制内的大咖,大咖们头顶上有很多光环,长期独占优质资源,光环确实也有价值,因此,资本希望借助这些大咖的带动作用来搞医疗。”

但李定纲坦言,由于一些大咖并没有下海游泳的技能和经验,下水就有可能被淹。“这是注定了,早在规律之中。但在处于初期阶段,必须要让这些投资人付学费,让他们书写很多失败的教案,重新思考,从意义上来说,也是很有价值的。因此可以说改革初期阶段,患者、医生、院长、投资人、国家都要交学费的。”

需把民营医院、社会资本逼上“华山一条道”!

对于近日国家层面禁止公立医院与社会资本合办营利性医院的政策草案,李定纲表示,可以说,国家出台这个政策其实是恰逢其时。不然这样的所谓合作其实是践踏了公平竞争的原则。

“如果国家不把口子关上,体系内掌握资源的人就会和资本联手掠走最优质的资源;把这个口子堵上,就是应该让民营医院、社会资本华山一条道,闯出新路来!因为这是一种寄生型的发展,长不出参天大树。长点小草还可以。”

并表示,“这其中还会滋生腐败,院长和医生们联手找来资本,大家都有股权,譬如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管理层参股办民营医院事件。这就反应医院管理者政治上不成熟,也没有市场经验,连政治都不懂。”

最后,李定纲对《看医界》表示,“因此,我觉得中国的资本、医疗机构(包括体制内外),特别是几百万医生,必须经历一次大的阵痛、颠覆、变革、洗脑,中国的医疗新的格局才能形成。对于有志走出体制的创业医生们,必须彻底转变观念,去掉杂念,以壮士断腕之志,堵死所有的路,就选华山一条路,就是走向市场。”

“这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还需要重新洗牌,今后什么样的医生要留在国家队?国家队又需要给什么样的待遇把这些医生留住?省级队、地方队又如何留住人才?民营又该扮演怎样的角色?这些都需要在付完学费后才能找到答案。” 

Copyright © 2017-2020 上海赢瑞生物医药科技欢乐生肖 沪ICP备11038445号-1
电话:+86-21-33585366(直线)、34666753 传真:+86-21-34979012
邮箱:info@bideaua.com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都会路1885号 邮编:201108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种 中国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金牛彩票注册 金牛彩票app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欢乐生肖玩法 欢乐生肖 金牛彩票